被错误解读的公安大会 习近平意不在“六四”

北京时间5月8日至9日,中国召开了第二十一次“全国公安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的规格颇高,阵仗颇大,除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以及王沪宁、韩正三位政治局常委外,包括政法委书记赵克志、中办主任丁薛祥、多省和四大直辖市一把手均在座。甚至与公安事务看似并无直接关系的中组部、中国人大、政协、全国总工会、发改委等都有一把手或副手出席,涉及部门众多。

一时间,外界纷纷猜测这次大会的目的究竟何在。联系到即将到来的“六四”30周年纪念日和中美贸易谈判的波折,不明就里者猜测如此兴师动众的公安系统大会,不过是又一场动员维稳大会。

事实上,真实情况并非如此。他们在高估中美贸易谈判波动和“六四”纪念日对中共影响的同时,也“低估”了这次公安大会的重要性。

北京力图通过改变中国公安的外在形象,树立外界对其的专业化观感(图源:VCG)

1/1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曾多次赴中国基层警务站视察(图源:新华社)

2/2

中国警用装备日益“现代化”(图源:VCG)

3/3

习近平要求中国公安“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图源:多维记者/摄)

4/4
上一张下一张

公安大会真正目的不在“六四”和中美贸易战

的确,即将到来的“六四”30周年纪念日以及中美贸易战的突生变化,肯定会对中国国内形势有所影响,中国民间和海外的“异议人士”不会选择在此时机默不作声,批评中国体制的声音甚至行动会在此一时机出现一个高潮。而中国国内维权活动可能也会与之“同频共振”。

但实则外界高估了中美贸易谈判波动和六四纪念日对中共政策议程的影响力。首先,这样一次全国规模、涉及多个部门和系统的会议,从确定议程到召开涉及诸多环节,颇费周章,这其间并不是短时间就能完成的。而中美贸易谈判波动的突然发生,谁也无法事先精准预料。而每年“六四”纪念日基本上已是中共公安“维稳”的常规议程,因而,这些都不值得中共大费周章召开这样一次全国性的公安大会。

从习近平的讲话中,实则也并没有迹象显示这次大会与六四和中美贸易战有关。反而处处显示出,这次会议关注的是中国公安系统改革的长期议题。

16年前的2003年,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也曾主持召开这样一场类似的公安系统大会。可见,运用大会的形式对公安系统改革和任务进行部署和推进,并不是没有先例,况且,这已是中共召开的第二十一次全国公安工作会议了。

中国公安系统改革正在加速深化

实际上,公安系统改革是中共十八大上确立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整体改革大盘子上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广义上的中国政法系统改革中的一个环节。看待这次公安大会,不能脱离开中共治国理政改革的整体布局来看,也不能短视到认为中共会为某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或单纯因外部局势的某些波折而影响既定的国内改革议程。

“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或者“临时抱佛脚”,都不是当前中南海的行事风格。中国的诸多改革“牵一发动全身”。正是靠这种“战略定力”,以及对国内议程清晰定位和感知,中共才能在众多的改革领域和改革事项上理出先后头绪和轻重次序来。

因而,此番作为中共布局公安系统改革的公安大会,应是中南海改革时间表上早已确定了的一项内容,是与司法改革等政法系统改革协同推进的。

长期以来,中国公安在执法规范、人员素质等方面都给外界留下了不少负面观感,中国公安的粗暴执法在官民冲突中时常扮演激化矛盾的角色。

本质上而言,这次公安大会是中南海部署对中国公安队伍进行专业化、职业化、现代化改革,改变旧的执法方式,提高执法公信力,改善警民关系的尝试。这涉及到警用装备、科技等器物层面以及更重要的执法方式、程序正义、权力监督乃至法治观念的方方面面,是一个系统性工程。

因而,习近平在这次讲话里要求中国公安系统“妥善化解各类社会矛盾”、“完善执法权力运行机制和管理监督制约体系”,特别是其中谈到“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切中中国公安改革肯紊。

如上所述,如果外界不能对中南海确立的改革议程有所把握,而是一有“风吹草动”就认为中南海“慌了手脚”,并不是解读中国政治的正确方式。把这次公安大会与“六四”纪念日和中美贸易谈判波折这种短期议程联系起来,是对这次会议目的的“误解”,也是对其重要性的“低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程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