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十六字”治警 四字被删背后的玄机

2019年5月7日至8日,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参加“全国公安工作会议”时所作的一系列讲话,定调了中国公安系统在“新时代”的工作原则与改革方向。

其中,习近平在讲话末尾谈及的有关“从优待警”的内容,重要性和优先性可能不及“政治建警”“改革强警”等部分,却也是此番开场的公安改革中举足轻重的一环,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这次改革的成效。

从优待警

这次公安工作会议之后,官方提炼出了一个“十六字方略”,即“政治建警、改革强警、科技兴警、从严治警”。在更早以前,在其背后还有一条“从优待警”。此次提炼之后,便与对军队的要求“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形成工整对仗。

中国警察是维护社会治安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图源:新华社)

不过,总结出“十六字方略”而不是“二十字方略”,其实是凸显了前四条的重要性,而且便于作为公安工作的指导原则。关于“从优待警”的内容,习近平几乎每次在公开场合谈到公安系统时都会提及,在此次会议也未例外。

习近平表示,“和平时期,公安队伍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一支队伍”,要“全面落实从优待警措施”。而且具体来说,又包括“政治上关心、工作上支持、待遇上保障”,“完善人民警察荣誉制度”。

在很多人看来,对于公安警察而言比较能够稳定“军心”的一项举措,就是加薪。这是一种实实在在而且效果显著的红利。在中共十八大后推进军队反腐与改革的过程中,便曾在2014年和2016年有过两次大幅加薪,对公安机关很有可能也会进行类似操作。

大体在同一时期的2015年初,中共中央审议通过了《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和相关改革方案,便有提到“完善人民警察职业保障制度”,审定警察生活待遇“高于地方、略低于军队”的原则,建立“符合职业特点的工资待遇保障体系,完善津补贴等相关政策,向基层一线、艰苦危险等重点岗位倾斜。

值得一提的是,关于军队调涨薪资待遇的官方文件始终没有正式公开,网络流传比较多的文件是,从2015年1月2日起,全军和武警部队工资团以上干部在原有基础上普调1,500元,团以下军官在原有基础上普调1,000元。

关于公安警察薪资调整,网络中传出了对一个名为《关于调整人民警察警衔津贴标准的通知》的文件介绍,涨幅颇显可观。辽宁省营口市财政局官网也能查到一份名为《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财政部关于调整人民警察警衔津贴标准的通知》,指从2015年1月1日起,适当调整人民警察警衔津贴标准。

由此可见,改革与加薪并行,似乎成为了中共的一条常见操作。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改革必然触动利益,影响公安整体稳定,需要经历长期转型,对被改革者是一次考验。而在改革过程中和改革之后对被改革者进行安抚和补偿,则能够起到稳定“军心”的效果。一“硬”一“软”的两手,确实是顺利推进改革的不二法门。

艰险任重

事实上,中国民间对于提高公安警察待遇的呼声早已有之。官方也有总结称,公安民警任务重、风险高、压力大。对很多警察来说,“5+2”、“白+黑”、24小时待命是工作常态,而且经常遇到危险情况、暴力抗法。治安、刑侦、缉毒、防爆等特殊警种的基层警察尤其如此。

中国全国范围内2016年因公务去世民警人数有362人,负伤4,913人;2017年有361名警察因公去世,6,234人因公负伤。习近平多次表达的“和平时期,公安队伍是牺牲最多、奉献最大的一支队伍”确是事实。

另一方面,他们往往直面社会危险,经受非常多的利益诱惑,如果获得的合法回报太低,生活缺乏基本保障,极其容易与违法者同流合污,乃至成为他们的“保护伞”,进而造成更大的社会与政治问题。

例如,2019年4月12日天津市集中通报17起黑恶势力“保护伞”典型案例中,多位公安系统负责人如北辰区委原常委、公安北辰分局原局长刘子让便是当地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

中国公安队伍规模相当庞大,财政投入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使在剥离150多万中国武警之后,中国编制内公安警察规模有200多万,另外还有数量未有披露的辅警。《人民日报》文章曾透露,“在很多地方,辅警数量远高于民警数量”。

不过相较于中国更庞大的人口规模,而且当前中国社会矛盾增多,正值经济转型时期,对社会管理提出更高要求,公安警察的数量其实仍显不足。

更重要的是,需要如何加薪,建立一个怎样才算是更合情合理的制度,也就是应该有一个怎样的目标。目前可以改进的方向至少有四个。其一是给予公安警察更大的加薪空间,其二是是清理灰色收入,其三是提高薪资待遇透明度,其四是可以依据不同警种、岗位建立更具差异化、阶梯性的薪资方案。

动力变革

当然,如果完全依靠更高水平薪资待遇吸引、维系和驱动公安工作,也是不现实的。毕竟再高的薪水也比不过贪污腐败得来的非法收入。

很多人认为新加坡反腐得益于“高薪养廉”制度,然而该国总理李显龙在被采访时曾表示,“高薪并非新加坡廉政体系建设的原则。原则上,我们要求的是实际的、正确的薪水。我们要任人唯才、唯贤,选正确的人做正确的工作,最重要的工作必须由最能干,最可靠的人去办。”

从习近平的讲话来看,对中国公安群体的要求也是基于综合性的规划,关于薪资方面的表述其实也只是一笔代过。而在其他方面还有“政治上关心”、“工作上支持”,各级党委“帮助解决公安工作中遇到的实际困难和问题”,并且提到“增强公安民警的职业荣誉感、自豪感、归属感。”在中国,军人与警察确实享有比较高的职业荣誉,官方的宣传从未缺席。

整体而言,如何建立一套新的运转体系,特别是打造出新的驱动系统,是此番公安改革的一个重点。提高薪资固然是其中重要一环,但更全面来说则是理想荣誉、职业责任、生活待遇等诸多方面的优化,制度性监管与鞭策也必不可少。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经过改革调整之后的公安队伍,也值得更高水平的待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