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为何在杜特尔特访华前大闹南海

截至当地时间4月15日前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仍沉浸在一种对北京的错愕气氛中。

一方面,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即将在4月下旬前往北京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会论坛。另一面,菲律宾国内却又一次针对“中国船只包围中业岛”一事掀起舆论风潮。当菲律宾国防部也在4月14日出面强调了自身对“西菲律宾海”的立场时,马尼拉的政治格局就显出了罕见的波谲云诡。

从4月以来菲律宾的国际政治、军事、经济等环境看去,杜特尔特(Rodrigo Duterte)及其麾下党政人士也显出了菲律宾政治环境中不多见的纵横捭阖。不过,这一系列异变并不是无因的,当中美俄各方的常规行动和2019年度菲律宾中期选举的底色叠加起来时,该国在南海问题上的“异常”骚动似乎就变得可以理解。

即将在4月下旬前往北京的杜特尔特也面临着菲律宾中期选举的考验(图源:新华社)

大环境下的特别小气候

对菲律宾政治观察人士来说,该国在2019年3、4月于中、美、俄之间的态势是不多见的。

4月1日前后,马尼拉方面突然传出声音,称“数百艘”中国船只包围了菲律宾目前在南沙诸岛上设置居民点的中业岛。此后,美菲2019年度的“肩并肩”演习也照常展开,美、菲联演科目虽限于“反恐”及“救援”,但双方已经把演习的总兵力追加到了四千人之众,美军还首次在这一系列演习中出动了目前最先进的F-35“闪电II”型战斗机。加之美军航母亦在4月6日前后穿越了相关海域。一时间,某种“中美对峙”的气氛就随之呈现。

但中美在南海的“对峙”并没有影响到杜特尔特2019年度的外交行动。当马尼拉有关“中国威胁”的声音越来越响时,菲律宾官方却也确认了其海军参加中国海军阅舰式,以及杜特尔特4月下旬访华的行程。当两种看似相反的进程并行不悖地展开时,一种荒诞的气氛就随之弥散。

到4月13日前后,随着美菲军演告一段落,俄罗斯舰队于当天抵达,马尼拉街头的“抗议中国”的声浪也当即小了不少,其舆论也暂时平静了下来。考虑到这支由三艘战舰组成的俄罗斯舰队还将在4月底与中国海军展开演习,至此,外界可以发现近期南海风向的变化不适合周边各国轻易卷入。只发出声音的菲律宾无疑就扮演了某种微妙且相对理智的角色,马尼拉在此期间的动向更显出了其特定的一面。

美菲军演虽然演练了登岛渡海等项目,但这对处于劣势的菲方来说似乎并不实际(图源:AFP)

对分析人士来说,影响菲律宾的不仅仅是国际间的大环境,也有该国国内的小气候。在大环境趋于相对平稳时,让菲律宾短暂失控的就有可能是后者。而2019年上半年的菲律宾也的确拥有如此的小环境:该国在5月13日开始的中期选举就是一大诱因。


因此,当不熟悉南海周边态势的观察家惊诧于中菲突然在南海“生变”时,熟悉菲律宾的分析人士就会发现,这是从2月12日开始的中期选举拉票行动中迟早会发生的一幕

按菲律宾法律,选举开始之前,有长达90天的拉票行动。当杜特尔特及所属党派的民望在本次大选开始前的4月上旬“已达到2016年当选以来的最高点”时,其反对党团就需要想想办法。

至此,“中国牌”就成了杜特尔特的政敌们仅剩的选择,而在可操作的范围内打一打“中国牌”也变成了杜特尔特阵营巩固优势的特殊手段。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