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者:反修例是放生罪犯 如同特洛伊木马

当地时间2019年6月9日,香港爆发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大游行,组织方民间人权阵线宣布,有103万人参与游行,而香港警方则称高峰期有24万人参与游行。这是近些年来香港最多人参与的游行,由此反映港人对《逃犯条例》及港府的不满态度已经累积到一定程度。针对此次游行,中国全国港澳研究会香港特邀会员、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理事、香港基本法澳门基本法研究会会员朱家健在接受多维新闻专访时表示,反对修例如同特洛伊木马,是放生了匿藏在香港的罪犯,也同时向各地逃犯发出“邀请函”。

虽然参与反修例游行市民众多,但学者认为很多人对《逃犯条例》本身并不够了解(图源:多维记者/摄)

朱家健指出,一些香港市民以游行方式表达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但部分参与游行人士并不明确游行要旨,未能清晰表达为何要修例和修订内容,一知半解,反对成为“口号化”,反而,部分人士被香港反对派误导了。

造成这种情况背后的原因,朱家健认为是政客心目中只有选票,却出卖了香港利益和公义。而另一方面,爱国爱港阵营也已筹集了逾80万名市民支持修订逃犯条例,代表主流民意,彰显公义。

而对于10日凌晨,由部分游行参与者发动的“围堵立法会”行动,朱家健指出,这是部分乔装成游行者的人士所为,其最终目的,是要将抗议演变成冲击香港立法会大楼的违法暴力行为。事件的部分参与者以铁栏作武器袭击警方防线,冲突中有警员头破血流。他指出,这些行为破坏的除了公物,还有法治和文明,是与民为敌。

朱家健强调,修订《逃犯条例》的原意是堵塞现时法律漏洞,令嫌犯可以被移交到涉案的司法管辖地接受公平审讯。犯下严重罪行,接受法律制裁乃天经地义,香港市民在个别人士误导下,对修例有过敏或不必要的反应,是对修订内容不太深入了解。修订后的条例内容已对嫌犯的人权和法律权利有充份保障,也由香港行政长官和香港法院作双重把关;反而,需要思考的是,不修例是否将会对市民有充分保障,是否会对有居心者释出错误讯息。反对修例如同特洛伊木马,是放生了匿藏在香港的罪犯,也同时向各地逃犯发出“邀请函”;相反,及时修例则是对逃犯的“逐客令”,保障香港的秩序和治安。

《逃犯条例》的修订本身对普罗大众而言,是好事而不是坏事,朱家健认为,对于平时奉公守法的市民,无需恐惧。修例的本质便是体现法治的表现,若不及时修例,将是为犯人呐喊打气,并对不起凶杀案受害人和遗属,为了还受害人一个公道和交代,修订《逃犯条例》是维护香港法治地位的定海神针,若反对派怂恿阻挠修例,就要把香港法治之基础连根拔起,毁了香港百年基业。

他指出,逃犯如瘟神易请难送,威胁全港市民的性命财产,相信没有市民希望谋杀犯、绑架犯、强奸犯、抢劫犯可在香港市区大摇大摆招摇过市,而香港执法部门和司法机关却是对他们无可奈何,不能拘捕、不应引渡、不能移交,这些负面的后果和副作用,却是某些政客不会告诉广大市民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嘉崎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